孫東東
  回顧近現代以來的歷史,教育本身並沒有發生質的變化,教育條件、科研條件都越來越好,但重大成果、大師級人物越來越少。社會科學領域,已許久不見晏陽初、嚴景耀、費孝通這樣的大師。“大師難產”,主因在社會科學研究遠離社會。
  目前我國社會科學研究遠離社會的現象十分突出。政府部門組織的調研往往是圍著領導講話轉,為領導講話找理論依據、作註腳;而各類社科基金支持的項目,研究者們往往不深入基層調查研究,或者帶著事先設定的立場、問卷進行調查,花大量時間在圖書館和網絡上檢索資料,東抄西摘,用國外的理論觀點抨擊一番我國現行體制,提出一些不具操作性的所謂“理念性”的建議,就算完成課題交差。每年在各類專業刊物上發表的文章以十萬餘篇計,僅在“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533種期刊上每年發表的論文就有萬餘篇,但真正能夠針對社會問題作對策性研究的成果寥寥無幾。
  導致社會科學研究遠離社會的原因,筆者認為應歸咎於學術評價機制。第一,以領導是否滿意為評價標準。為了達到讓領導滿意的目的,有關部門會將不同意見在研究結果中剔除,直接導致決策錯誤。第二,人事制度評價機制的錯誤導向。我國現行的人事制度評價機制只註重文章的數量、格式、篇幅的長短以及發表在哪一類刊物上,不考慮內容的社會價值。那些真正能夠解決實際問題、言簡意賅的文章卻不在考評之列。這種機制導致研究者們不可能深入實際。若干篇文章攢成一本書,一本書又拆成若干篇文章,急功近利,甚至弄虛作假。
  改革評價機制已迫在眉睫。首先,政府部門及其決策者們要徹底根治只唯上的頑疾,善於傾聽不同意見,特別是要認真聽取有關不可行性研究的意見。能把不可行性因素排除,可行性自然就成為現實。真正實現科學決策。第二,要徹底改變現行的人事制度評價機制。按照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關於“加快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完善人才評價機制”的要求,儘快建立適應社會發展需要、符合社會科學規律、全新多元化的人事制度評價機制。讓研究們者從無用的勞動中解放出來,激勵他們深入基層調查研究,解決實際問題。同時還要廣開研究成果轉化為生產力的渠道。只有改革評價機制,社會科學研究才能正本清源,回歸併服務社會。▲(作者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cn05cnse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