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家屬展示孩子的死亡通知書及孩子生前照片 圖片來源:加油玉隨身碟溪網
  央廣網北京8月1日消息(記者謝夢瑤)7月29日,“玉溪高古樓”網站上一篇爆mSATA料帖《求助:為何孩子死得不明不白?》引起廣泛關註。發帖人“心如刀割1314”稱,7月17日,自己八個月大的孩子因為打預防針發熱到玉溪兒童醫院就醫,但因為醫院誤診,導致男嬰於26日死亡。為了討個說法,家屬在醫院大門等醫院領導來解決問題,但沒有相關負責人出面。之後醫院報警,玉溪紅塔山派出所20多名警察打傷部分家屬,並帶走部分家屬扣押,要求家屬把孩子遺體移到太平間後才放人。
   醫院:死者家屬行為擾亂正常醫療秩序威剛記憶體才報警
  據春城晚報報道,玉溪市人民醫院稱患兒因發熱5天入院,入院後醫院組織了會診,診斷考慮重症細菌感染、敗血症待排。對於家屬提出轉院要求被拒一事,院方回應,25日中午家屬第一次提出,由於當時患兒正在輸液,孩子母親說“輸完液後轉院”,當天下午1時36分孩子病情惡化,醫生建議轉重症醫學科或轉院,家屬經新竹售屋過商量認為“轉昆明太遠,先轉重症醫學科治療”。26日9時15分,患兒出現病情危急狀況,醫生立即採取搶救措施,直至11時30分患兒搶救無效,宣佈臨床死亡。
  在搶救患兒過程中,家屬曾因不滿情緒到醫生辦公室要說法。醫院醫療糾紛調解室工作人員11時16分介入處置協調,並告知處理醫療爭議的正常渠道,封存了病歷,但患方簽字明確不同意進行屍體解剖,之後將患兒屍體停放於兒童醫院重症醫學科,不准院方移走。當天下午,調解竹北售屋人員與家屬進一步溝通,建議患方申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或者司法過錯鑒定途徑來解決此起醫患爭議,但患方提出將使用自己的方法解決。
  7月26日下午4點,死亡患兒家屬同相關人員約30餘人到兒童醫院門口擺棺材、停車堵塞大門,死者家屬的行為已經擾亂正常醫療秩序,也不符合醫療爭議處置規範和要求,隨後兒童醫院報了警。
   警方:對死者家屬行為勸阻和教育無效後依法傳喚
  記者聯繫到紅塔公安分局政治部負責外宣的張警官,張警官表示30日上午10:30,玉溪市公安局紅塔分局紅塔山派出所召開關於“市兒童醫院因患兒死亡引發擾亂正常醫療秩序事件”情況通報會。警方稱,7月26日11時40分許,紅塔山派出所接到玉溪市兒童醫院報警稱:“現在有很多群眾將玉溪市兒童醫院大廳處圍住了,影響醫院的正常工作秩序,請你們來幫忙勸阻一下。”接到報警後,紅塔山派出所民警及時趕到現場,此時現場已集聚死者一方的親友二三十人,民警見家屬與院方在協商,暫無過激行為,便在外圍進行觀察,至16時許死者親友開始用車堵門,先後用三輛轎車將醫院兩道大門堵住,還將一個小棺木擺放在門診大樓門口,嚴重影響了醫院正常就醫秩序。
  隨後,民警就死者家屬的行為對其進行勸阻並開展法律宣傳教育,明確告知家屬如對死因質疑,可按照醫療事故認定程序處理,而不應採取過激行為,他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相關規定。
  處置民警在現場協調至下午17時30分,死者家屬仍未將堵門車輛和棺木移開,經長時間的勸阻無效後,民警根據相關法律對當事人依法進行傳喚,並將當事人帶至派出所進行調查。
  記者發現,醫院稱26日下午4點因死者家屬的行為已經擾亂正常醫療秩序,所以才報了警。而警方稱是26日11時40分許,紅塔山派出所接到報警趕到了現場。對於兩方敘述時間不符的問題,張警官表示11時40分是當時的社區民警接到了報警,報警人可能並不是醫院人員,而下午4時,醫院報警死者家屬有過激行為,民警才出面調解,所以醫院認為下午4點是他們正式報警的時間。而對於民警打人一說,張警官稱通過當時的監控錄像可以看到,一開始民警一直在努力勸說,但沒有效果,死者家屬的行為確實影響了醫院的正常工作秩序,是違法的,因此為了終止他們的行為,民警才對家屬進行強制傳喚,在這一過程中可能有肢体上的接觸,就被一些群眾解讀為“民警打人”了。民警把家屬們帶到派出所後,主要對他們進行了教育,後來家屬答應把堵門的車和棺木移走後,就被釋放了,不存在“扣押”一說。張警官說:“我們在情感上可以理解死者家屬的心情,也是本著從寬的態度進行處理。”對於現在警方的調查,張警官表示具體情況還不清楚,但是死者家屬的醫療糾紛和賠償方面應該由醫院解決,警方不介入。  (原標題:雲南玉溪八月大男嬰就診猝死 醫院及警方回應遭家屬質疑)
創作者介紹

cn05cnse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