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的社會化信用信息系統包括兩個部分:社會信用監管平臺和社會信用綜合治理平臺。監管平臺負責信用信息的共享和查詢,平臺數據向社會免費發放。
  而綜合治理平臺至今仍在建設當中,還未向社會開放。據分析有可能主要是由於信用信息的聯動懲戒機制推進難度大所致。目前,由市信用辦指導、監管的企業信用評審制度,還主要適用於財政投資的工程建設領域,對社會投資或民間投資的工程項目,其企業信用評價報告主要依靠商業性評級。
  事實上,哪個行業出台了聯合懲戒的規定,哪個行業的信用監管就有力度。近期,廊坊市出台了《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建築施工企業拖欠或克扣農民工工資的,應當計入信用檔案。建築部門可以依法對市場準入等進行限制。這樣人社部門和住建部門的聯合懲戒執法就有更多底氣。有了這個依據,人社局聯合建設部門對存在嚴重拖欠工資行為的企業實施“黑名單”制度,在市場準入、招投標資格、新開工項目施工許可方面予以限制,提高企業失信成本。
  除了河北廊坊市,我國其他地方政府也在探索聯合懲戒的有效施行。2014年5月,河南省政府發佈《關於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除了要把失信者列入“黑名單”,還要在食藥安全、環境保護、產品質量、保障房等領域,建立健全信用信息徵集、評估、披露、使用制度,保證各類社會主體的信用狀況透明可查。今年8月,哈爾濱市在深入推進誠信建設中開展公佈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限制其高消費,建立聯合懲戒機制的工作情況。
  中國政府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王敬波教授分析指出,由於我國缺少一部統一的信用立法,使得信用懲戒的聯防作用發揮大大受限,甚至面臨合法性的質疑。要增加企業失信成本,讓其“一處失信,處處受制”,就必須解決上位法依據的問題。
  (原標題:信用聯動懲戒需要上位法支撐)
創作者介紹

cn05cnse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